当前位置:保德在线 > 多地查处假冒河南飘安口罩:利润惊人 多人被刑拘

多地查处假冒河南飘安口罩:利润惊人 多人被刑拘

  多地查处假冒河南飘安口罩:多级经销利润惊人 多人被刑拘

  多地查处假冒河南飘安口罩:多级经销利润惊人 多人被刑拘

  你是不是买了假冒“河南飘安”口罩?无论是百度、微博还是微信搜索,这是最近关于假冒口罩的最热关键词之一。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梳理发现,目前全国多地商场、药店出现假冒的河南飘安一次性口罩。截止到目前,山东青岛、济宁、日照、临沂,四川达州、宜宾、自贡、南充,辽宁本溪,安徽黄山、肥东、固镇,甘肃临夏,福建莆田,江苏扬州,河南漯河、南阳,湖北赤壁,湖南益阳、上海黄浦等多个地方的市场监管部门,都介入查处了假冒“河南飘安”的伪劣口罩。

  湖南长沙市警方介绍,针对长沙一家药店2天售出上万只假冒伪劣“飘安”口罩,警方深入调查牵出一条假冒伪劣生产链,目前已刑事立案,刑拘4人,该案还在进一步侦查中。此前上海检方已介入一起类似案件,并刑拘3人。

  澎湃新闻注意到,河南飘安集团有限公司的微信公众号自1月28日来,已4次发出郑重声明,称市场上假冒伪劣口罩并非其生产,要求消费者及时举报。

  冒牌“飘安”多地有售

  据媒体公开报道,假冒的飘安口罩至少在1月23日就出现在安徽合肥市场。消费者反映,该假冒口罩“薄薄一层,透亮,有的还有一股刺鼻气味”

  1月26日下午,河南飘安集团所在的河南长垣市市场监管局有关负责人向多家媒体表示,出现在安徽黄山等地的上述口罩,初步确定为假冒产品,并非飘安集团生产。

  1月24日,河南省内也出现了假冒飘安口罩。据大河客户端报道,漯河市郾城市场监管分局沙北所接到市局12315转来投诉称:2020年1月24日在漯河市郾城区盛源堂大药房、漯河市郾城区盛源堂大药房购买的一次性使用口罩,标注的生产日期竟为“2020年2月6日”。

  1月26日,四川自贡贡井市场监管部门确认群众举报的某药店经营的河南飘安集团有限公司生产日期为“2020年2月6日”的口罩为假冒。

  1月27日,湖北赤壁市场监管查处当地心连心大药房天骄店、甘肃临夏市市场监管部门查处临夏大西关一水果店销售的2月6日生产的假飘安口罩。

  1月29日,浙江台州椒江区市场监管局对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库存及召回的20.12万只假飘安口罩,予以查扣。

  这一日,四川自贡、山东青岛等多地市场监管部门在当地查处假飘安口罩。其中,四川富顺县的假飘安口罩在一诊所内销售,青岛假飘安在青岛宏仁堂大药房第十二分店销售。

  1月30日,安徽肥东市场监管局查扣肥东县合肥市玉永大药房连锁有限公司肥东三店和好宜多超市的假冒“飘安”口罩。

  1月31日,辽宁本溪桓仁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在桓仁学府超市发现假冒的河南飘安粉色一次性口罩。当日,福建莆田查处了一起微信销售假飘安口罩的违法案件。

  山东临沂莒南县市场监管局披露,截至2月2日12时,在全县召回涉嫌假冒口罩1746只。

  而据湖南市场监管部门通报,自1月26至2月2日,长沙、益阳安化等多地均查处了假飘安口罩。

  假口罩多级经销

  低劣的假冒口罩,是如何猖獗全国的?澎湃新闻调查发现,在一些案件中,假飘安口罩建构了五级经销商。

  长沙警方近日查处了一起生产销售假冒伪劣案,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1月30日上午,长沙市公安局天心分局治安三大队收到一条线索:在全国防护口罩紧缺的情况下,天心区煜弘楚仁堂大药房居然大量销售品牌医用口罩,这一反常情况引起了大队的高度重视。大队立即组织警力前往摸排,发现该药房销售的口罩生产日期为“2020年2月8日”,远超过当时购买时间,且口罩无法提供有效防护,是明显的假冒伪劣产品。长沙警方通过联合食药监部门对该药店进行突击检查,发现在短短的两天时间内,该药店就销售了上万只假冒伪劣口罩,民警通过研判分析,其背后肯定隐藏着一条产业链。

  据警方查明,1月28日,犯罪嫌疑人谢某华伙同梁某通过张某园在长沙市雨花区高桥大市场购入3万余只假冒伪劣口罩。随后,谢某华等人在路边将这些口罩进行贩卖,其中贩卖给叶某文的2万只口罩通过天心区煜弘楚仁堂大药房流入市场。

  在此过程中,警方查明,该犯罪团伙是五级经销商组织架构。专案组分抓获涉案人员9名,扣押假冒伪劣口罩若干。

  长沙警方介绍,目前,该案已刑事拘留4人,该案还在进一步侦查中。

  澎湃新闻注意到,早在1月30日,上海铁路运输检察院就提前介入两起销售伪劣口罩案,其销售也呈现多级经销。

  上海铁路运输检察院披露,自2020年1月22日起,犯罪嫌疑人金某某在微信上,向周某某“进货”5万只假冒飘安口罩。金某某在黄浦区城隍庙市场某实体店铺卖出3万只后,将剩下2万只卖给俞某某。俞某某将1.4万只卖给实体店外,将6000只卖给三道贩子杨某某。1月26日,杨某某在杨浦区五角场环岛下沉式广场万达广场出入口处设摊销售时,被城管队工作人员查获。

  据检察机关介绍,根据“两高”《关于办理妨害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等灾害期间,生产、销售伪劣的防治、防护产品、物资,或者生产、销售用于防治传染病的假药、劣药,构成犯罪的,分别将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生产、销售假药罪或者生产、销售劣药罪定罪,依法从重处罚。

  微商进货价仅7分钱

  为何这些犯罪分子胆敢以身试法?假飘安口罩的利润惊人。

  前述长沙药店销假飘安口罩案中,长沙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警方扣押后发现,该售假分子1月28日从长沙高桥进货3万余只,短短3天内,团伙非法所得10万余元。其中,犯罪嫌疑人谢某华等在路边摆摊售卖口罩,就非法获利1.6万余元。其余2万只流入天心区煜弘楚仁堂大药房,2天内卖掉上万只,售假3元/只。

  据四川经济网报道,1月31日,隆昌市市场监管局查获涉嫌销售假冒“飘安”口罩案,共扣押“问题”口罩6450个,执法人员通过追溯来源发现,该批口罩是从隆昌某百货店购入,而该百货店售卖的一次性使用口罩是从成都某商贸城购入,共购进10000个,已售出5140个,售价2.5元/个。

  据湖北赤壁市场监管局披露的假飘安口罩案件,赤壁市心连心大药房天骄店负责人闵某确认,药店于1月26日以0.7元/个购进该批次口罩1万个,27日已经销售6800个,销售价格1元/个。

  而在漯河市郾城区市场监管部门查处的盛源堂大药房售飘安口罩案中,该药店实际经营人洪某华于2020年1月22日通过朋友马某飞,在“中原医药联盟”微信群中,与一个群友联系订购了1500包口罩,价格为8元/包,货款共计12000元。洪某华又以每包15元的价格将口罩全部销售,总货值22500元。该假飘安一次性口罩品的规格为20片/包。在该案中,洪某华购进的口罩仅0.4元/只,卖出为0.75元/只。

  在浙江椒江区市场监管局1月29日查扣的1月上述浙江台州椒江区市场监管局查处的假飘安口罩案中,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分别于2020年1月23日和24日以进货价为2200元-3000元/箱(每箱1万只)从安徽省阜阳市吴某处购入26箱标示“飘安”品牌一次性使用口罩,并对外以5000元/箱价格销售。该医疗器械公司的假飘安口罩进货价为0.22元。

  而据上海铁路运输检察院披露的前述案件,金某某卖给实体店铺的假飘安口罩价格为0.1-0.6元/只,金某某通过微信从周某某处购进的假飘安口罩仅为0.07元/只。

  【附】飘安控股河南有限公司《声明函》

【编辑:房家梁】
  • 热点文章
  • 24小时
  • 7天
  • 30天